Skip to content

电影《新蝙蝠侠》里的细节和彩蛋你看懂了吗?

2022年10月5日

《新蝙蝠侠》(The Batman)你看了吗?目前这部电影在国内的口碑属于近期引进的电影里面还不错的,不过这部电影迥异于传统超级英雄类型电影的表现方式注定在国内获得不了太亮眼的票房,今天咱们来聊一聊电影中的细节和彩蛋。

在《新蝙蝠侠》中,谜语人每次犯案之后都会在现场留下一张送给蝙蝠侠的卡片,里面是他的谜语。很多朋友没有注意的是,虽然谜语很迷人,但卡片的封面更是充满巧思:

猫头鹰那张暗示的是猫头鹰法庭、疯狂科学家那个暗指雨果·斯特兰奇(Hugo Strange)、只有一双眼睛那个暗指疯帽匠(Mad Hatter)、操控人偶的小男孩暗指腹语者(Ventriloquist)、而绿色衣服的金发女子自然是毒藤女(Poison Ivy)了。

美叔之前曾经说过,1966年的美剧版《蝙蝠侠》(Batman)在好莱坞中生代的创作者中具备很强大的影响力。这部青少年向的《蝙蝠侠》着实影响了一代人,所以在电影《新蝙蝠侠》中我们看到了很多向美剧版《蝙蝠侠》致敬的地方。

首先是蝙蝠侠的面具。美剧版的蝙蝠侠戴着一张看起来有些搞笑的面具,这张面具最大的特点是两撇上扬的眉毛以及鼻梁上的一根横线。如果你仔细看罗伯特·帕丁森(Robert Pattinson)在《新蝙蝠侠》中所戴的面具就会发现这张面具在鼻梁上也有一处拼接的横线。同时对比其他版本的蝙蝠侠面具,都是一体成型的样式,所以这应该是主创悄地向美剧版致敬。

在电影里韦恩庄园的场景中我们可以看到一幅莎士比亚的油画,这是在向美剧版里面最著名的莎士比亚半身像致敬:当剧版蝙蝠侠掀开半身像的脑袋,按下隐藏其中的按钮之后,蝙蝠洞的隐藏门就打开了。估计这应该是看着剧版《蝙蝠侠》长大的那代人小时候最想要的东西了吧。

除了莎士比亚油画,电影中在蝙蝠侠得知谜语人向韦恩庄园动手后,曾经给韦恩庄园里的阿尔弗雷德打过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叫多莉(Dory)的老太太。这一点挺让人意外的。因为到目前为止大家熟悉的蝙蝠侠电影中韦恩庄园只有布鲁斯·韦恩和阿尔弗雷德两人。但如果你看过剧版《蝙蝠侠》的话就不觉得意外了,因为在剧中夜翼的姑姑哈莉特(Harriet)就住在庄园中。

再延伸一下,多莉接电话时使用的那部老式电话,也有可能是向剧版《蝙蝠侠》里面那部红色座机致敬,那是一部可以直通哥谭警局(GCPD)的专线。当然,这个只是美叔个人猜测,毕竟豪奢的韦恩庄园里面放一部复古电话也是有可能的。

熟悉蝙蝠侠相关漫画的朋友肯定知道谜语人在漫画中叫爱德华·尼格玛(Edward Nigma),但是在《新蝙蝠侠》里面谜语人的名字变成了爱德华·纳什顿(Edward Nashton)。这当然不是编剧喜欢给角色改名字,而是爱德华·纳什顿这个名字是有来源的。

在新52(The New 52)之前,DC漫画的主宇宙叫新地球(New Earth),在这期间的蝙蝠侠相关故事中,谜语人最早现身时就叫爱德华·纳什顿,后来才改名为爱德华·尼格玛。

卡迈恩·法尔科内被蝙蝠侠带到戈登面前的时候说了一句:“怎么,你是跟佐罗一起来的吗?”这里的“佐罗”可以说是对整个蝙蝠侠系列最大的致敬。当年蝙蝠侠的创作者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曾经表示,佐罗这个角色为他们创造蝙蝠侠这位超级英雄带去了不少灵感。

现在我们所熟知的《佐罗》(Zorro)是1975年上映,由阿兰·德龙(Alain Delon)主演的电影。实际上佐罗这个角色是由约翰斯顿·麦考利(Johnston McCulley)1919年所创作文章中的角色,因为受到热捧,1920年就被改编为无声电影《佐罗的印记》(The Mark of Zorro,佐罗的面具)登上银幕。

在发现真相之后,企鹅人在电影中说了一句“享受你在黑门的夜晚,卡迈恩!”这里的“黑门”(Blackgate)指的是黑门监狱,是哥谭的一处著名“反派打卡胜地”,另一处自然就是大名鼎鼎的“阿卡姆”了。关于反派到底应该关在哪里,其实哥谭还是很有原则的,那就是:有病阿卡姆,没病去黑门。

蝙蝠侠系列中的著名角色夜翼并没有出现在这次的《新蝙蝠侠》当中,但电影却至少有两次出现跟夜翼相关的内容。

第一个就是蝙蝠侠首次在电影中登场时那个化着半面骷髅妆的少年,在DC美剧《泰坦》(Titans)中饰演提姆·德雷克(Tim Drake),也就是红罗宾(Red Robin)。提姆·德雷克跟夜翼迪克·格雷森(Dick Grayson)是老相识,迪克·格雷森在成为夜翼之前的上一个身份是初代罗宾,而提姆·德雷克在迪克·格雷森还没成为罗宾之前就已经认识他了。

第二个则是电影后半段猫女跟蝙蝠侠道别的时候说自己要去布鲁德海文(Bludhaven),布鲁德海文是DC漫画中另一处虚构的城市,在脱离罗宾这个身份之后,迪克·格雷森以夜翼的身份生活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