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第五人格:杰佣同人文:来看杰克和奈布打架?

2022年10月21日

他个子很高,一件毫无装饰的黑色休闲风衣,米色围巾随意系着露出半截修长脖颈,但再简单的衣着都掩不住他身上一种独特的气质。高贵?优雅?野心?好像什么都是,又什么都不是。

刚结束比赛的拳手静静地看了会儿这英伦绅士一般的人物,然后擦了下从额头上滑落的血迹,盯着毛巾上的猩红不在意地开口。

“——那只是主办方给你的应有报酬。如果你有空,可以来找我。毕竟你可是让我意料之外地狠赚了一笔呢,我可不会亏待你的对吧?”

被塞入口袋的是一张名片,烫金的意大利花体浓墨重彩地在上面渲染出JACK一词。那所谓好心的金主早已体贴地离去以便留下思考空间,但空气中剩下的玫瑰花味却像是精心编织起的诱饵,和它背后真正的主宰者金钱比肩站在一起温柔地笑。

它们好似伊甸中吐着毒舌的蛇和鲜艳动人的苹果,招着手儿说着同一句话:来吧萨贝达,快来投入我们的怀抱。我们这里有你梦寐以求的一切,有地位,有名声,有安定的生活,只要你想得到的一切——我们这里都有。

奈布依言坐在沙发上,看着名为杰克的男人点起一支烟。他点烟的动作很好看,那算不上坚硬的烟草卷在指间挽了个花样后头部冒出许点亮星。灰白薄雾缭绕,他的面部线条平添几分晦暗,但在橘黄色灯光照耀下又显出怪异的温暖——或许那是暧昧?对感情方面一窍不通的小拳手并不确定这一点。

“哦——那么要钱是为了什么呢?”杰克故意拉长了声调,随即抬起右手攥拳支着头看过来。感受到他的视线在自己身上划过,奈布莫名地心生烦躁。

“我只是好奇。如你所见,我只是兴趣来了想进这个圈逛逛,而你缺钱我缺拳手,我希望我们能合作共赢。”

“那里,皇家布朗普顿医院。”男人在烟灰缸里掐灭了烟头,看也不看指向落地窗外一处地方,“我持有它百分之七十五的股份。”

奈布抿着唇往手上裹着绷带,余光瞥见对面那人已经熟练地把拳套都戴好了。收回目光在房间里又瞥了一圈,“我的拳套呢?”

大家好我是奈布萨贝达,请问我该怎么告诉这个高高瘦瘦长得一脸斯文败类样的家伙不戴拳套的话我一拳下去他可能会死?

“先生,我付不起您的医药费。额还有,我打了这么久还没碰到过穿衬衫系领带打架的人。”

杰克像是被逗笑了一样勾起唇角。作为一个打黑拳连胜了二十三场的半个职业选手,奈布想不通他有什么好笑的。

奈布并不认为这家伙真的对黑拳有什么了解。没有人上了生命攸关的拳台还会这样一幅懒懒散散的样子,再看看他的站姿——双手架的较高,虽然是可以保护头部,但这样极不利于接腿摔的技术。双脚脚尖直直地对着前面,轻轻点地,几乎和对手形成了一个正面。

下定决心后他向前垫上一小步,右腿发力一记快速的前腿低鞭猛地就踢了出去,同时右手后拳也蓄好力随时准备发出。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基本都是后撤步,而此时后拳就可以紧接上打出优势,杰克估计也不会例外。

然而真实的情况是踢到硬物上的疼痛。懒散的被袭击者只是轻轻地提起前腿微微改变了些方向,用小腿胫骨完全接下了这一击。

这一波交手使得奈布的后拳完全用不上,甚至还被迫后退了半步陷入防御境地。杰克紧接着垫步跟上,放低重心一腿沉重地从侧面扫过来。奈布咬住牙防御,但在绝对的碾压面前那点防御毫不起眼,实在保持不住身体的稳定后被扫倒在地。

奇耻大辱。他在倒地之前也死活搞不明白一个普通的低鞭腿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力量。

奈布忍着疼痛迅速地爬了起来,向后引臂一记重拳就向那家伙还带着笑的脸上砸了过去。杰克见他猛冲也不避让,抬起腿冲着他小腹就是一个前腿正蹬。触及皮肉时奈布才发觉杰克只用了前脚掌发力,集中的力量所带来的痛觉自然极为惊人,似穿透了躯体直击灵魂。他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后又不得已举起双手护住头部应对紧接而来的一记高鞭腿。

还是小腿胫骨。普通的高鞭腿应该是用脚面袭击,而杰克却是将整个小腿胫骨像刺刀一样重重砸了下来,没有皮肉相触的脆响,但是疼痛深入骨髓。

手上的疼痛还未消去,而对面人的状态却几乎说得上很好,依旧是一副懒散随意的样子。他没再上前,反倒在原地整理了下领带,似是下一秒就要出门去参加宴席一般。

几个刺拳虚晃过后奈布身子一低钻进杰克的防御圈,后手打了一记狠狠的平勾,而杰克只是轻巧地一个后仰避开又还了一记平勾回来。没多想,奈布借着对方拳套的保护挡下这一拳后紧紧抱住了他的身体,目的明确是要把对面带到地上。

手上腿上都占不了优势,那就打地面战呗。自己没戴拳套只是裹着绷带,抱摔尽管不擅长但怎么也能绊他两个跟头。

虽是听着杰克这么说,但手上动作也丝毫未慢,直接箍住了奈布的颈部。他暗道一声不妙刚要松手,肋骨便挨了对方膝盖重重一击,紧接着第二下又顶在另一边,直接被顶的松开了手。对方得了机会双手一推身子一压,再反应过来时已经被压在了地上。

稍微休息了一会儿奈布缓过了劲,他抬眸望望杰克,低声开口,“能下去了吗?别折腾我了,我知道你最后一下明明可以直接低鞭腿踹过来。”

“我不。是你先抱我的。”对方眯眼挑着嘴角笑得狡黠,撕下拳套后还有闲心用手指轻点了下他的唇。

听了这话奈布气不打一处来,抬手又是企图一拳,谁知被杰克眼疾手快掐着手腕压回到了地上。他不死心地又抬起另一只手,换来的结局是两只手被牢牢地固定在了头部两侧。

奈布穿好兜帽衫抬眼看向杰克,“我输了,我连你都打不过,你这水平还不如自己下注给自己,然后上去摞倒一群。”

“不要答非所问,直接说人话,不要弯弯绕绕的。”小孩子都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那好——”杰克从沙发上站起身来,步步紧逼,“——小家伙,我一个人住这么大个房子怪不安全的,你身手这么好干脆留下来贴身保护我吧。”

啊是这样的其实这一篇是莫名其妙脑补好了完整的世界观和人设的。但是只是想了几个片段而已,整篇成文的话又有点懒。如果你们想看的话评论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