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美文丨李宏:白崖

2022年10月13日

我们到英国第十天,领队蒋先生说带我们去看白崖。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神和语气似乎和以往有点不一样,干净利落中,透着几许温婉。

我不知道白崖在哪里,有什么好看的,但领队的讲解激发着我们这一行来自异国他乡的人群对英伦文化探究的热情。一个半小时的期待过后,透过车窗,我看见了海。不知不觉中,我们的车已开到了白崖的顶上。

白崖,坐落在英国多佛小镇,又称多佛白崖,从海上看,是一片长达5公里的白色悬崖。它是由细小的海洋微生物以极慢的速度沉积而成的,从白垩纪开始就已存在,至今已有万万年。这是非常罕见而神奇的自然景观。与白崖隔海相望的大陆是法国,此处也是英吉利海峡最窄的地方,距离欧洲大陆只有30多公里。

我们到达的当天,天气晴朗。站在白崖,隐约可以望见大海深处的法国大陆。转回头看英国这一边,发现我们处在一个绿色的陡坡的顶端,陡坡上长满了青草。原来,白崖受海水和海风侵蚀的一边,没有植被,是海洋微生物沉积下来的颜色。在它的另一边,由于没有受到侵蚀,千百年来,沉积物接纳随风而来的各种养分,滋养了植被。

站在白崖的顶端,任海风从耳际掠过,脚下是数十米高的白色悬崖。海鸥不时从脚下升腾至眼前,忽然又飞向远处的欧洲大陆,消失在茫茫大海。许是第一次看见悬崖是白色的缘故,我选择面朝大海的一个斜坡,小心翼翼地,企图下到白色悬崖这一边的底端,感受它带给我的震撼。因坡陡难行,最终没有身临绝壁之下。

二战时期,年轻的英国士兵横渡英吉利海峡,远离故土,奔赴欧洲战场,便是从多佛海港出发。当时的海港,白崖巍巍,暮霭沉沉。战争结束后,他们中的大部人没能再看见当初驶离的那片白色悬崖——那代表故乡温情的多佛白崖。他们,像成就了白崖的海洋生物一样,成就了全世界反法西斯的胜利,自己却永远沉积在二战的历史中,再也见不到梦中的白崖。

我在白崖上伫立良久。回到车上时,仍不见领队回来,我们都感到有些诧异。当他回来看到大家都在等他,非常抱歉地说,这是他和初恋的妹子约会的地方,他刚才去寻找两人当年一起坐过的石头去了,走远了些。我们都笑了,问他找到石头了吗?他讪讪地一笑,说,找不到了。

离开了白崖,在车上,我的思绪飘向了远方。是的,白崖很特别。它是英国的天涯海角,它也集聚了英国几代人的情感,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紧紧联系在一起。我一路走来,看到过这个世界上很多著名的山崖、河流、峡谷和瀑布,还有很多值得我们珍惜的建筑和文化艺术。它们精美绝伦,它们巧夺天工,而历史事件又赋予了它们永恒的生命,就算它们消失掉,也会被世人铭记。

我没有蒋先生的故事,我的故事在我的祖国。我也不要和蒋先生那样,懊悔找不到那块石头。

欢迎关注湘潭日报社《湖湘源》文化微刊。本微刊为湘潭日报社主办的精品文化内容展示平台,致力于弘扬湖湘文化,推介湘潭日报社旗下各媒体有关风物民情、人文历史、文学艺术等方面的精选内容。

凡投稿湘潭日报社文化栏目的稿件,本社有权刊发于湘潭日报及湘潭日报社二级机构湘潭在线新闻网所属各网络媒体。如不同意网络媒体用稿,请在来稿时说明。湘潭日报采用稿件后将按时支付稿费,湘潭在线所属各网络媒体采用稿件不支付稿费。凡向本社投稿,即视为同意上述条款。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